噴跑之夜整就像是被颱風吹得不得不用噴的,
聽說這個星期又有颱風要來了,
我們第二場在老諾要見面的朋友別害怕喔!

老諾是個對我來說有奇妙情感的地方,
雖然我只去過一次,而且那次超迷幻,
因為我重感冒,唱到一半連最後一點聲音都沒有,
還要拖出肚皮代打上陣。
但那是我第一次唱live house,雖然生澀得不得了,
卻還是有很深很清楚的回憶。

記得那天肚皮被大家抬起來,頭差點捲進天花板的電風扇,
記得那天因為前面趕了一場衝來衝去鞋子又很高,
我跟推機都脫了鞋唱完整場,記得那還沒搬家前的老諾,
小小的,卻擠滿了人,我第一次和觀眾這麼靠近的唱歌,
用我已經騷聲的感冒鼻音,中途還有人遞給我喉糖和面紙,
因為我的鼻涕和我的聲帶都快要罷工了。

儘管對此當時是非常懊惱的,但台中的大家都有滿滿溫情,
那天我第一次體會到什麼叫做“在台上玩得很開心“,
而後每次表演就像和大家一起玩一樣,是愉快的同樂會。

上星期去台中時到了新的老諾去一趟,變得很不一樣,
少了過去大家擠在一起那地底下不修邊幅的溫暖,
卻有了更好的場地,似乎也可以容納更多的人,
老諾對我來說還是老諾,記得上次說下次來絕對會好好唱,
不要再感冒了!台中的朋友,等著我們噴跑過去,
不見不散喔!^^

p.s 記得那時還有人說看到有兇狠的人坐在門口就不敢進去,
結果他口中的那些人好像是坐在摩托車上休息的圖騰.....(噗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mami


創作者介紹

旺福高科技不落格

wonf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